As if we stood the last two in the world
left capable of love.
主喻黄/双花 不定期出现

【喻黄】 怦然 07

真替他们捉急………这篇好像太放飞自我了,原本想1w字以内完结,结果…………

anyway,七夕快乐!祝我cp长长久久

07

外科学一周上两次,加上周五的现场答疑,这就意味着每周有三天能见到喻文州。想清楚这点,黄少天顿时觉得前景一片光明。

可惜他低估了本专业迷妹们的热情程度。

第一周答疑,他复习了上课内容,精心准备了问题,踩着时间来到办公楼,就见别的答疑房间门可罗雀,喻文州这间却是人声鼎沸。十来平的房间如同内科大查房般塞了二十几号人,别说喻文州的脸,连他的一根头发都见不到。黄少天百无聊赖地蹲在门口玩了快一个小时消消乐,直到最后五分钟才有机会同喻文州说上几句话。

第二周他学了乖,既然不知道姑娘们都是...

【喻黄】 怦然 06

本来只想写个小甜饼…结果一个没收住…

06

"啊……什么?哦,检查方法。那个……"

黄少天慌乱而茫然地站起来,脑海中一片空白。他隔着大半个教室同喻文州遥遥相望,热度一寸寸爬上脸颊,时间过得像是跨越了整个世纪般漫长。喻文州还是那样平静地笑着,笑容中还带着些鼓励的意味,但黄少天总觉得,他在这时候叫自己起来,或许并不只是想请人回答问题那么简单。他忽然有种冲动,想再走近一点,近到能看清喻文州的眼睛,看看那里面的光是不是只属于自己一人。

这样纷乱的思绪搅得他大脑混沌万分,根本无法理智地思考。郑轩在旁边拼命扯他衣服给他提示,他也勉强能记得自己预习时似乎看过相关的内容,只是到了要开口的一瞬,记忆...

【喻黄】 怦然 05

黄:一个真情实感的喻吹

我也好想有一个喻这样的老师╥﹏╥

专业的东西不要在意,参考是外科学(。)

05

"黄少,黄少!"

黄少天也不知自己愣了多久,直到被郑轩捅了好几下才回过神。回忆起自己刚才傻乎乎的操作,顿时只想找个地缝表演现场消失。他也顾不上再和喻文州打招呼,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,拉起郑轩就往教室后面跑。

"你你你,你慢点!"他们上课的地方是个挺大的阶梯教室,前排又都坐满了,郑轩猛然被扯着连上好几层台阶,差点心脏病犯。

"靠靠靠靠,这下糗大了!"黄少天却是脚下生风,一步不停,直到把自己塞进角落的座位,才用书挡着脑袋,一头扎在桌子上,发出了惨痛...

【喻黄】 怦然 03-04

太高估自己的手速了TAT 努力在开学前完结!

03

郑轩不知道黄少天最后用了哪种说辞,但只消看看他朋友圈新发的一连串[得意地笑],再联系喻文州给他回的"谢谢,改天请你吃饭",就知道这对狗男男八成已经勾搭成双,互通有无了。

不过,这点倒是郑轩冤枉了黄少天。他平日虽是个活泼跳脱的性子,却并不急躁冒进,面对人生大事,向来是冷静而沉稳,懂得分析利弊、把握机会。他既在第一眼就对喻文州生出与众不同的情愫,便也不愿因为自己的冲动而吓跑对方。爱情不仅是多巴胺分泌一瞬间带来的激情,也是持续、多次心动的累加效应,最终形成的长久记忆,俗称:羁绊。

黄少天喜欢喻文州,像世上大多数人一样普通而平凡地喜欢着。...

【喻黄】 怦然 01-02

本来想写的生贺是这个~但是我八成来不及在少天生日之前写完了TAT

此文又名——学号28的21岁黄姓男青年在018号诊室的一次怦然心动

医生喻&医学生黄 一见钟情老梗,傻白甜恋爱套路,放飞自我,祝大家看得开心~

01

"阿轩,一个好消息,一个坏消息,先听哪个?"

接到黄少天电话的时候,郑轩正在喝汤。老火靓汤,煲了一晚上的成果,而且是久违的、母亲的手艺,令人忍不住发出满足的喟叹。虽然他上学的G市离家不算太远,但今年学业繁重,回家的机会并不多,加之放假后又在实验室帮老板搬了一个多月的砖,等到所有事务尘埃落定,能舒服地坐在家里的沙发上,吹着空调喝汤时,已经是八月上旬了。
当下,没有什么...

【喻黄/无雨之城番外】 浮生一日 (END)

前两天把战狼1和2看了,又燃起了对特种兵的热爱,所以把这篇一直想开的车搞出来了。先用图片试试,挂了的话走长微博→http://m.weibo.cn/5107731449/4136801923346772

其实今年份的生贺本来不想写这个的,但很怕写不完。。。所以先挂着tag吧

新手上路,大家系好安全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【江周/游乐园】孤单摩天轮 06

06

“那里!”江波涛指了指远处一个模糊的轮廓,“我第一个玩的就是激流勇进,当时没穿雨衣,还坐在前排,直接就湿成落汤鸡了。”

“后来呢?”

“被我奶奶好一顿数落。”

提及“奶奶”二字,江波涛的语调不免再一次低沉了下去,周泽楷敏锐地察觉到这或许与对方先前的悲伤情绪有关,但事关隐私不便追问,只好用实际行动来表达安慰——他犹豫着伸出手,略显笨拙地拍了拍江波涛的肩膀。

江波涛被他拍了一个激灵,反应过来之后,看着对方欲言又止的神情,莫名觉得这个不懂得安慰别人的青年尤为可爱:
“小周你……手怎么这么冷?”

“啊?”周泽楷本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,正手足无措,此时更是不明所以。他有些茫然地捏了捏自己的...

【江周/游乐园】孤单摩天轮 05

我还活着orz 艰难复健……本专业真是让人喘不上气

05

“我小的时候,就经常来这家游乐园玩。”江波涛紧挨着周泽楷在长凳上坐下,有些感慨地说,“算起来应该也有十多年了。”

“十五年了。”周泽楷垂眸答道。

“小周记得这么清楚?”他们刚才相互交换了姓名,江波涛很快就熟稔地这样称呼起来。

“住了很久。”
听他这样称呼,周泽楷内心的小人不易察觉地雀跃了一下。若不是夜色太浓,还能看出他悄悄红了脸。

“哦……原来是这样。”虽然周泽楷的回答依旧简短,江波涛却理解了他的意思,“我以前也在这附近住,只不过后来长大搬走了,就很少再来了。”

“这里和我十五年前的记忆一样,好像没什么变化。”江

【江周/游乐园】 孤单摩天轮 04

依然是过渡TAT


04


       站在信箱边的周泽楷看起来和江波涛差不多大,眉目俊朗,即使放在娱乐圈也决不会输给任何电影明星,只衣着却是十年前的款式,略显得有些不合时宜。见江波涛从出口处走了出来,他原本焦急的神色舒缓了许多,却在江波涛抬眼望向他时,又变得局促不安起来,显然是犹豫着该怎么向对方介绍自己。他的目光在江波涛和自己的脚尖之间逡巡了半晌,最终却只露出了一个羞涩而腼腆的笑容来。


       江波涛本无心再...

【江周/游乐园】 孤单摩天轮 03

   弧了这么久真是抱歉,先更一段过渡


03


       江波涛无从知晓,他在摩天轮上到底坐了多久。他随着摩天轮旋转了一圈又一圈,却始终安静而固执地望向窗外。


       从摩天轮的最高点俯瞰下去——不远处高架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、浦江对岸鳞次栉比的高楼和那仿佛永远不会熄灭的万家灯火,这一切都在彰显着这座城市那被口耳相传的繁华。...


© 蓝落笙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